查看: 1211|回複: 0

江西吉安紅色老區,當年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運動,在

[複制鍊接]

該用戶從未簽到

11

主題

35

帖子

540

積分

大學

Rank: 4

發表于 2018-12-11 15:06:59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杭州衛萍 于 2018-12-11 15:11 編輯

愛在遠方/2478
          文/俞衛萍
         月光下一對青年男女從西村慢慢地渡到了東村,又從東村村口折回轉向了西村,兩村間的距離約有四五百米,這是塊小小的盆地,僅有的兩村落于東西兩角,似一對情侶,被群山環抱。
         夜靜悄悄的,路上沒有行人,隻有蛙們田間開着“音樂會”。 這對情侶,把他們的戀情,叙說在這條婉延的路上,傾訴于蛙蟲布谷鳥之間,竹竿說“熱鬧不?注意到沒?這裡沒有時鐘,祖祖輩輩白天看着太陽估計,晚上靠着蟲鳴提供,蟲類鳴叫的時間不一樣,聽着它們入睡起床做早飯,一切誤不了”。
        “嗬嗬!真正融入大自然,人嘛……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種生物”,竹竿轉而說“上海我去過,那個城市真大,白渡橋附近,黃浦江邊好熱鬧,我路過看到心裡癢癢,曾獨自跑去玩過”……,
         “一個人玩開心嗎?”
         “那段時間我每天幹活要坐好久時間的車,不過路上也挺有意思的,隻要時間足夠,也是很開心的”。
        “你在那裡待了多久?這手藝在上海混得好嗎?打家具多還是建房内飾多?”
        “單位的項目多,我跟了師傅去的,幸好我看的書多,自己動腦子逐磨,師傅做一根窗木條,要先刨成方的,再刨成圓的,我把它一次刨圓,後來師傅都讓我自己逐磨”。
        “嘿嘿,師傅不要你了?”,
         “沒,師傅還讓我管師弟”。
         兩個人靜靜的走着。月光照亮了近處,擡頭望去山邊漆黑一團,遠山連綿疊延,土堆、破屋的影子移步換影,有些恐怖的氣氛。
     “山裡偏辟,路隻也有一條,村莊都被群山包圍,山路崎岖難走,到省城也很遠,何況到你們上海,回去一趟不容易吧?想家了嗎?”
     冷秋回道 “當然想,可不能回去,去了還是要回來的”……接着說“好像小楊媽媽來過,說這裡山疊山,圍繞生活全是山,枕南北,剛好躺個身子把太陽曬。
     這塊盆地很小,白天看就清楚了,小的路從西南方向進到盆地,向東北方延伸,盡頭有個小小的村落,不遠處向左分叉有條路,引人向西北望去,山邊樹底下也有個村莊,兩個村莊前面以及之間,有幾片水田、菜地和放牛的草地。
        那個三叉口已經被他倆走得很熟了,至西村約一百多米,至東村約三百多米,或許還能精确到步,他們就在這“7”字上走,走過了春夏走過了秋冬。
     “你的真名叫諸趕,迎頭趕上的意思?可人家偏偏叫你竹竿,還好沒叫你扁擔,不然兩村讓你一肩挑。唉,你這麼聰明,真叫你一肩挑如何?”
     “竹竿,是孩時村長給叫的,他叫什麼我就成了什麼,他的獨養兒子真該叫土豆……”。村長的兒子長大了還如土豆,而他高而不細,身材好好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   因為家庭成份,竹竿知青點幾乎不去,冷秋竹竿家也不能去,晚夜的情意綿綿全都交給了小路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,山澗也會成人之美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知青來到這裡,開門見山,出門爬山,幹活就是開山,門口的幾畝水田、平丘,似乎填不飽東西兩村人的肚皮,所以向山要糧。
       那天,上海知青在鑼鼓聲中接到了這裡,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,隊長把他們介紹給了所有的村民:以後他們也是這大山的子民,在這裡與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!我們會給這些知青一個完美人生。
     起初,他們什麼都不會,柴火飯不會,農事農具不會,走路扭秧歌,不過他們很努力用心學,過着農村清苦的生活。村裡雖有專供的柴和米,還備了些必須的生活物品,但也比得上城市媽媽的飯香,這就是教育和接受再教育。
       冷月是知青中年齡、最小最漂亮的,起早摸黑她不怕,田間地頭不吭聲,一副紮根農村的擰勁,讓村長也給了好評。
“冷秋,不會讓他們教,我也讓兒子來幫你”。
         這天她撥完秧苗,根上的土沒洗淨,挑起來挪不開步,竹竿順手把她的份,堆在自己的擔子上,挑了過去,并告訴了她撥和洗幹淨的技巧,做完不吭一聲地走了,不像其他青年幫點事話匣子一堆。
    恰恰是竹竿的特别,知青們喜歡他,每次隻要遇到,他總會幫忙把活幹完了即走人,留下的隻是這些問題解決的方法。
     大家慢慢地敬重這位不善言辭的小夥伴,知青點有新書新資料了,都不忘招呼他去看,新書他可以拿回,而他從不負他們,不會少頁缺角的還回來。
       竹竿與冷秋戀愛的事被她遠在上海的媽媽知道了,媽媽暴跳如雷,一口水也沒喝,從上海轉轉來到了大山,找到了公社、派出所,告發竹竿破壞上山下鄉,要求懲罰壞人,同時她要帶回女兒,公社經過調查同意了媽媽的要求,派出所把竹竿抓了進去,
     冷秋極力反抗媽媽的行為,她把所有的一切歸咎于自己,她努力無果後,在大山的最後一夜,寫下了七頁信紙,叙說了整個事件過程,都是自己的主動,也提出了自己的訴求。
     第二天跟媽媽談判:離開前她要去派出所一趟,否則不回上海,媽媽覺得在派出所不會生出事來,便同意了她的要求,冷秋去了派出所,當然沒有見到她想見的人,但是,她悄悄的把那七頁長信交給了警官。
    冷秋被媽媽帶回了上海,隔絕了這對戀人的一切,從此男女心對長空,情意茫茫無處叙說。冷秋進廠體檢時,醫生告訴她懷孕了!母親悄悄的再去鄉下告他。
    竹竿是家裡的長子,到了這一步,他已管不了家了。……當他有幸看到冷秋七頁長信,整整三天沒吃沒喝,他也不想回家,心裡為她起禱。
         從派出所出來,依舊過着他默默無聲的生活,再是多了一份的憂傷,更不善言語了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改革開放的春風,摘去了竹竿父親成份的“帽子”,村主任夫人為小女兒看上了竹竿。村主任與竹竿同住一幢樓,這樓共有五間,各家住兩間,每間分前後間,二層共10間,中心這間是大門,除此整屋隻有後門,前面是堂屋,後半截是兩家共用的樓梯。
         主任是土改時住進來的,與竹竿一家處得還不錯,主任兩閨女,竹竿兩兄弟,一家在村主任的屁護下,也少吃了不少的苦。
         而竹竿從派出所回來後,除了幹活很少露面,對門的提議讓他非常尴尬,别人可以躲,同屋的鄰居不好躲了,他最後的藏身之處也被裸露在陽光之下。
     隻有竹竿父母歡天喜地,主任家人一直待他們很好,再說與他們結了親 房子不就回來啦!由于竹竿始終不接近女孩,女孩單純樸實未談過戀愛,面對這樣一位男友,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。
    她是喜歡他的,自小一直在他的保護下成長,現在她想接近他,讓他像以前那樣開心,可不管她怎麼做,他卻非常的木然,她也暗自傷心,怎麼說呢?跟以前一樣吧?這層紙已經被桶開了,說是要接觸了解吧!自小一塊長大的,哪有不知道的事?兩人心裡的憂與喜對方都知道。
    說是鄰裡關系更新?這愛情真不知從何開始!本來進門見着還打個招呼的,現在倒好裝着沒看見,老鼠兔子一樣的閃進閃出,無話為妙。
        都是女方媽媽透露信息,男方媽媽出外買“禮品”,還需一次又一次的動員,最後,天知道是什麼結果。有次女孩病了,媽媽通知了男方媽媽,等到一包包裝漂亮的水果,傳到竹竿手裡,他沒走幾步看見女方媽媽用手指指房間……。
     他站住了,停留了許久,卻把水果放到了她媽媽的手上,女孩的媽媽生氣了,說:我不生病!我不要水果!誰生病你送給誰去!
        轉身看看自己的媽媽站在自家門口……。
姓名:俞衛萍
地區:杭州市江幹區世茂天宸1-2-1001
電話:13805744485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号?立即注冊

x
    聯系我們
  • 電話:0371-67183791 0371-67183795
  • 傳真:0371-67449795
  • 地址:鄭州市伊河路12号
    關注我們
  • 微信公衆号:xiaoxiaoshuoxk
  • 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我們
  • 專業的在線小小說網站

Copyright@2001-2016 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16003125号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( 豫ICP16003125号

GMT+8, 2019-10-14 09:26 , Processed in 0.100534 second(s), 31 queries.

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