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你至深,卻已緣盡

發布者: 刻絲記憶 | 發布時間: 2016-1-26 17:07| 查看數: 3027| 評論數: 4|帖子模式


--今天,你結婚了。

我就站在宴廳門口,遠遠地望着紅毯盡頭的你,恍惚間,聽到你的聲音,你說,我願意。

我曾經無數次幻想過這個場景,披着白紗的新娘子,一定有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,乍一望去,有種如同清風月朗般的甯靜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歲月這把殺豬刀,卻隻是把你雕刻的愈發美豔。再見你,你仿佛還是當初那個小女孩時的模樣,那對黑葡萄似的眸子,就那麼靜靜的看着我,珠唇輕啟,良久,我才聽到你的聲音。你說,非哥,我要結婚了。你把請柬輕輕放在茶幾上,小心翼翼。一如多年前阿遲放在你桌肚裡的那封信。

後來,我常常在想,如果當初向你表白的那個是我,那麼今天是否又會是另外一幅風景。可這世上,哪容得下那麼多如果。事到如今,我還是願意,用我餘生的全部幸運,去換一個你。

阿遲是我兄弟,一個穿插了我整個人生的男人,我自問不是什麼好人。可我也知道,朋友之妻不可欺。我相信阿遲一定會好好待你,所以,我把我對你的愛埋藏在心底,連同那一份小心翼翼。

畢業在酒店聚餐的時候,我看你幸福的偎在他懷裡,小鳥依人的模樣炫目的讓人心底發慌,那笑仿佛定格在你臉上,襯得那對眸子熠熠發亮。我在心底祝福你,祝福你們在一起。

阿遲拉着你來給我敬酒,阿遲向你介紹我,你唯唯諾諾的跟着阿遲喊我非哥。看着你拘泥的模樣,心底湧起了如同巨浪一般強烈的哀傷,你離我這麼近,甚至能聞到你淡淡的發香。你是個如同月亮般美好的女子,可我并非是能夠在你身邊守護你的衛星,我和你幹杯,輕輕應了你一聲,哎,妹子。

我們之間總有着誰也無法跨越的距離。以前是。如今亦是。就像現在,你隻能喊我非哥,也隻能是我妹子。是啊,如今,也就隻剩這一聲妹子了。我喝了杯酒,朝酒店門口走去,再呆在這裡,我真的很怕我會發瘋,我怕我會不顧一切的沖過去,把你攬在懷裡,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
畢業之後,我們就再沒聯系,為了躲開你,我去了日本留學。隻因你在微博上說,想來看看富士山的櫻花。你們還剛踏入社會,急着找工作,忙着兼職,也就都默契的沒來送機。

阿遲有時候會在夜裡打來電話絮叨你們之間的甜蜜,說着說着又沉沉的睡去。在東京孤獨冷清的夜裡,總是會不可抑制的想起你。想給你打個電話,想問你一聲安好,把你的号碼在通訊錄裡拉來拉去,卻始終不敢撥出。我隻能一遍遍重複着告訴自己,你和阿遲已經在一起。我怕我會瘋了一般動用人脈去打探你的消息,我隻能用酒精麻醉自己,可你的面容卻好似罂粟一般駐紮在我的心底。半夢半醒之間,好似那雙黑葡萄似的眼睛就那麼靜靜的看着自己,所有的一切隻能怪我,怪我這麼喜歡你,怪我愛你成癡,怪我念你成瘾。

那天,你打了我的電話,發光的屏幕上跳動着那串早已爛熟于心的号碼。任何詞語都無法形容那一刻我心底的歡喜,因為它們都太過蒼白無力。可我聽到的卻是你滿是疲憊的聲音,你說,非哥,就這麼着吧,我夠了,他也夠了。随即我挂斷了電話,坐了夜班的飛機,趕回這座有你的禁區。

找到你時,你獨自坐在公園的長椅,回憶着你們的往昔,那對黑葡萄似的眸子裡,卻寫滿了倦意,你說,非哥,我累了。說完沉重地合上了眼皮。我彎腰把你抱起,那一刻,我忽然就清晰,我本不該愛你,窮極這一生,我們都不會跨越那片雷區,我們之間的感情永遠永遠都不可能會有交集。

第二天,我約了阿遲見面。

他真的憔悴了,一下巴的胡渣都還沒剃,赤紅着一雙眼,如此不修邊幅的模樣,還能窺得見原本得幾分俊朗帥氣。仿佛有一桶冷水潑了我一頭一臉,澆滅了我滿腔的怒氣。

我開車把他送回我原本的公寓,給他換了身幹淨衣服,熬了粥。他喝了一碗又沉沉的睡去。就連夢中都喊着你的名字,呓語連連,讓人妒忌。

阿遲醒了後對我忍不住挪揄,你一少爺什麼時候會做這麼多事兒了,趕快交代,我是不是有嫂子了。我笑着罵他,去你的,拾掇拾掇去。

他還是如往常般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一副讨罵的語氣,可我懂,他的心,就像是沒了馬達的發動機,再也不能狂跳不已。

臨走前我去找了你,我就站在你兼職的咖啡店門口靜靜的望着在吧台後忙碌的你,帶着那種想要把你看進骨子裡的刻意。你還是初見時的模樣,那對黑葡萄似的眸子,看上去仍有種清風月朗般的秀氣。我默默地看了你半晌。然後驅車而去。

我們之間也就隻能這樣了,我知道,不論是似水流年還是時過境遷,你身邊總有一個人将會同你比肩,逗你笑,逗你鬧,陪你看日出日落,同你賞秋月冬雪。下雨了他會提醒你别忘了帶傘,天冷了他會告訴你記得要添衣,晚歸時他會為你點上一盞溫暖的燈。可我也知道,那個人,從來都不可能是我。我從一開始就料到了我們的結局。我膽小,我懦弱,我怕我一說出口,我們之間就連那點階級感情都不剩了,我明白,我瞞不了自己的心,可我也不能太貪心。現在這樣就挺好,你喊我非哥,我喚你妹子。

--我坐在酒席中央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你牽着新郎來給我敬酒,你像新郎介紹我,新浪唯唯諾諾的跟着你喊我非哥,忽然覺着這場景太過熟悉,他的神情一如多年前你的拘泥。新郎沒有多麼出色,但也高大帥氣。我從直覺看出來他定會把你捧在手心裡。這一次,我終于不用再擔心有人會傷害你,我已是時候離開,因為你的餘生已有另一個男人的陪伴。

“非哥?”你又喊了我一聲。

“哎。”我應着你的話語,和你幹杯,又輕輕地喚了你一聲“妹子!”

最新評論

樂哈 發表于 2016-2-4 18:51:44
原來男人也會愛的那麼深。
天水 發表于 2016-2-5 13:13:07
學習。
天水 發表于 2016-2-5 13:13:22
問好
盧令 發表于 2016-3-4 11:56:06

寫得不錯啊!
小小說推薦
    聯系我們
  • 電話:0371-67183791 0371-67183795
  • 傳真:0371-67449795
  • 地址:鄭州市伊河路12号
    關注我們
  • 微信公衆号:xiaoxiaoshuoxk
  • 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我們
  • 專業的在線小小說網站

Copyright@2001-2016 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 豫ICP16003125号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6 Comsenz Inc.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于我們|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( 豫ICP16003125号

GMT+8, 2019-10-14 08:42 , Processed in 0.115410 second(s), 30 queries.

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